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风采
金堂“马锡五” 法官周卫东遗憾离世
作者: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政治部  发布时间:2016-06-23 11:04:15 打印 字号: | |
  周卫东去世后,他的同事们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马锡五。作为抗日战争期间,陕甘宁边区法庭的庭长,“人民性”是马锡五司法实践中最闪光之处。核心内容包括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和人民群众打成一片。

   “随便到一个地方,周卫东都能很快和当地老百姓打成一片。”金堂法院执行局副庭长陈明感慨。

   市公安局特警支队一大队民警朱伟华表示,在政法战线坚持工作了30多年的周卫东,是这支队伍中所有人的榜样,“他爱岗敬业、恪尽职守,司法为民、清正廉洁,忘我工作、无私奉献,体现了共产党员的先进性、纯洁性。”

  自18岁时开始在金堂县三江人民法庭当书记员起,周卫东相继在金堂县土桥、竹蒿、三星、淮口等多个法庭当过民事法官。2007年回到县法院后,周卫东又先后担任法院执行局副庭长、刑庭庭长等职。由民事法官到执行局再到刑庭,周卫东也是30年来中国基层复杂一面的见证者。

  周卫东让他的同事们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马锡五。作为抗日战争期间,陕甘宁边区法庭的庭长,“人民性”是马锡五司法实践中最闪光之处。核心内容包括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和人民群众打成一片。“随便到一个地方,周卫东都能很快和当地老百姓打成一片。”金堂法院执行局副庭长陈明感慨。他的同事说,“他是和底层老百姓心连心的。”

“先把老人安顿好再说”

  一个冬天,一位老人来到法庭,说他孩子不赡养他。周卫东当即和其他人一道,先将老人送回村里,并把老人的三个子女叫到一起,时而说理释法,时而严肃批评,最终做通了子女工作,老人得到了妥善安置。“天气这么冷,万一把老人冻坏了咋办?先把老人安顿好再说!”他说。

  2006年,周卫东在金堂法院淮口法庭当法官,刚大学毕业的王晓燕也到了那里当一名书记员。在王晓燕看来,周卫东是一名极富个性色彩的法官。

  当时的淮口法庭坐落在一个农贸市场里面,条件非常简陋。令王晓燕印象深刻的是,一个冬天,一位老人来到法庭,说他孩子不赡养他,他找不到地方吃饭。根据此前掌握的法律知识,王晓燕告诉对方,他应该先写一份起诉状递交到法庭,然后再由法律作出裁判。由于对方口齿不清,两人沟通了半天,老人仍一脸茫然。

  周卫东听到老人的情况介绍后,二话不说,当即和庭里其他人一道,先将老人送回村里。老人当时有三个子女,但全都互相推诿,不愿意赡养老人。找到村、社两级干部,周卫东把老人的三个子女叫到一起,时而说理释法,时而严肃批评,最终,周卫东做通了子女工作,老人得到了妥善安置。

  事情结束后,王晓燕才想起,当时他们甚至还没有给老人立案。“判决要等到啥时候?天气这么冷,万一把老人冻坏了咋办?先把老人安顿好再说!”周卫东说。

对于周卫东这种朴素情怀,王晓燕感受颇深。

  当年的淮口法庭,保安都没一个,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出入。街上几个精神失常的人,没事有时也会往法庭这里钻。一天中午,一个精神失常的人在法庭内逗留。周卫东突然拿出几块钱递给对方,并说:“快吃午饭了,拿去买点吃的吧。”王晓燕回忆,周卫东的举动看起来非常自然,但她和那人则都有点意外,“拿到钱后,那人还愣了一下。周卫东和对方当时根本不认识,况且当时大家收入都不高。”

  王晓燕说,这种不经意间的行为更能反映出一个人的内在品质,“他是和底层老百姓心连心的。”

“坝坝法庭”的倡导者

  2000年,周卫东任竹蒿法庭副庭长。在这期间,竹蒿法庭率先启动了“坝坝法庭”这一模式。一条红色的横幅,一副简单的桌椅,同时配以笔挺的制服,威严的法槌,基层法官的声音就此来到了百姓身边。

  自18岁时开始在金堂县三江人民法庭当书记员起,周卫东相继在金堂县土桥、竹蒿、三星、淮口等多个法庭当过民事法官。2007年回到县法院后,周卫东又先后担任法院执行局副庭长、刑庭庭长等职。由民事法官到执行局再到刑庭,周卫东也是30年来中国基层复杂一面的见证者。

  时任三江法庭庭长的邱述德回忆,当时,三江法庭下辖了三星、盐井、官仓、杨柳、云绣、清江等10个乡镇,随便出一趟门就是二三十公里。有公路的地方骑自行车,更多时候只能靠步行。条件异常艰苦。不过,周卫东从不叫累。由于人年轻,庭里的苦活累活,周卫东都抢着干。

  基层法官每日的事务、大多琐碎繁杂。所面对的群体,素质更是参差不齐。这使得基层法官不光要成为一名法律的忠实践行者,同时还需成为各种矛盾的调和者,力求定纷止争。

  周卫东让他的同事们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马锡五。抗日战争期间,作为陕甘宁边区法庭的庭长,“人民性”是马锡五司法实践中最闪光之处。核心内容包括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和人民群众打成一片。

  2000年,周卫东任竹蒿法庭副庭长。在这期间,竹蒿法庭率先启动了“坝坝法庭”这一模式。一条红色的横幅,一套简单的桌椅,同时配以笔挺的制服,威严的法槌,基层法官的声音就此来到了百姓身边。

  不用跑腿就能解决纠纷,老百姓喜欢“坝坝法庭”,但对于周卫东他们来说,工作量却大大增加了。庭前调查、开庭审理、送达文书,一个案件法官至少需要下乡三次。山路崎岖,遇到大雨更是颠簸不已。有的公路在到达村口之后便断了,他们便挽起裤脚,沿着泥巴路一直走到审判地点。

  尤其是生铁铸成的国徽,足足有20多斤重。竹蒿法庭当时只有三名法官。除了周卫东外,另外还有女法官李文姬和一位50多岁的老法官。背国徽的工作,就落在了周卫东身上。

  作为“坝坝法庭”的见证者、参与者。李文姬回忆,土桥法庭的第一个“坝坝法庭”审理的是一起离婚案。“去的地方当时叫双流乡,现已经合并到了云合镇。由于女方已经瘫痪十多年,行动不便。我们就将开庭地点选择在了乡政府大礼堂,距离女方住处很近,家人推着手推车,就能到现场。坝坝法庭受到老百姓热烈欢迎。我记得,整个大礼堂站满了群众。一次开庭就是一次很好的普法教育。”

  让李文姬印象深刻的还包括,由于推行得早,当时还没有坝坝法庭这一说法,“学习马锡五,当时我们叫的是巡回法庭。直到后来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做了一期‘坝坝法庭’报道后,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我们搞的巡回法庭还有这样一个名字。由于‘坝坝法庭’这一称谓形象生动,很接地气,很快就传开了。”

 2007年,“坝坝法庭”被评为成都法院“十大亮点工作”之一。2013年,又被列为成都市为民办实事重点工作项目。

和老百姓心连心的法官

  “随便到一个地方,他都能很快和当地老百姓打成一片。因为这种广泛的群众基础,他的协调能力超强。同样的矛盾,到了现场,从他口中说出来就有人愿意听,并且信服,换一个人则不行,这就是独特的个人魅力。”

  金堂法院执行局副庭长陈明,曾和周卫东长期合作办案。周卫东最让陈明佩服之处在于,“随便到一个地方,他都能很快和当地老百姓打成一片。因为这种广泛的群众基础,他的协调能力超强。同样的矛盾,到了现场,看起来大家说的内容都差不多,但从他口中说出来就有人愿意听,并且信服,换一个人则不行,这就是独特的个人魅力。”周卫东个头并不高,一米七左右,但嗓门大。“声音很大,但却有一种特别的亲和力。”陈明说。

  和周卫东接触久了,陈明才明白基层法官要让老百姓信任,首先得融入他们的生活。“虽是一名法官,但言行举止却不能脱离老百姓,更不能人为地制造距离,这叫田坎文化。”

  2007年,法院执行庭遇到一起极为头疼的执行案子。村民刘春香有三个女儿,但没有人愿意赡养她。一怒之下,她将小女儿诉至法院。由于双方结怨已久,母女间甚至达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当地村社干部多次调解均失败,但周卫东一番游说,母女竟重归于好,小女儿也把母亲接到家中赡养。

  当然,言行举止只是表象,要把工作真正做到实处,还需基层法官拥有一颗公正、悲悯的内心。

  2001年,因一起意外伤害事故,金堂三溪镇果农孔凡其被推上了被告席。法院判决,孔凡其需承担各项赔偿合计7万余元。当时,靠低保度日的孔凡其老两口根本没法兑现执行款。而受害人一方家庭条件也极其困难。

  执行过程中,周卫东专门跑到孔凡其家中探望。老两口住着一幢老式的砖房,几乎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唯一的收入来源就是院后半亩果园中栽种的脐橙。于心不忍,临走时,周卫东掏了600元递到老人手中。那时,周卫东每月工资也就千把块。回家后,周卫东心里萌发了帮扶老人的念头。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周卫东几乎年年都会到老人家中造访。孔大爷家的果树缺少肥料,收成总是不理想。周卫东自掏腰包买来肥料给大爷送去。脐橙成熟了,他又号召同事年年去帮忙采摘,还帮忙找销路。售卖脐橙所得,除留下生活开支,其余的再一年年、一点点地偿还赔偿款。

  金堂县是劳务输出大县。2005年,邱某等22名农民工远赴阿联酋打工,每人交付2万元服务费。仅一个月,就因雇主不再安排工作而被遣送回国。法院依法判决中介公司如数返还中介费用。2008年5月,邱某等人就此生效判决向金堂法院申请执行。作为执行庭副庭长的周卫东率领执行人员先后3次赶赴德阳,四处查找、搜索被执行人德港柏公司的财产。经过多方查找,周卫东等执行人员终于得知德港柏公司在省社保厅有被监管的“担保金”50万元,于是立即协调各方力量,成功对此款予以冻结,22名工人终于得到了偿付。

  对底层百姓怀有怜悯之心,但对于“歪人”,周卫东则浩气凛然。

  在土桥法庭期间,周卫东遇到一个“歪人”叫武三娃,欠钱不还,还打了催他还钱的出借人,出借人只好告到土桥法庭。武三娃平时为人态度傲慢,扬言法庭也不敢对他怎么样,最后干脆玩起了捉迷藏。周卫东听书记员介绍情况后,思虑了一番说,“我来办。”接下来的许多天,他几乎踏破了武三娃家的门槛,一方面告诉他欠债不还、殴打他人的法律后果,一方面奉劝其与人为善、做人要讲基本准则。最终,武三娃被周卫东的细致耐心感化,主动还钱并向出借人赔礼道歉。

  同为法官的李文姬由衷地表示:“心中有法律,胸中有群众,只有这样,才能当好一名基层法官。”
来源:《成都日报》
责任编辑:张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