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律研究 > 实证调查
从传统走向现代:人民法庭巡回审判的运行及路径改良
——以西部P市法院人民法庭巡回审判为样本
作者:马宁利 李璐  发布时间:2016-09-28 09:11:56 打印 字号: | |

我国现行巡回审判是指人民法院的派出法庭在所辖区域内定期或不定期地巡回流动,选择案件发生地、当事人所在地或方便群众旁听的地点开庭审理案件。(1) 其脱胎于抗日根据地时期产生于陕甘宁革命边区的“马锡五审判方式”(2)2005年起,最高人民法院连续出台一系列规范性文件,反复重申巡回审判的重要意义,对其大力推广,在此背景下,巡回审判的地方司法实践在全国各地如火如荼地展开。但同时,学界对巡回审判的办案方式在法理上的合理性及司法实践的可行性提出质疑,认为其有违司法中立的法治理念,是司法现代化的倒退等等。伴随着学界的质疑,司法实践经过一段时期的积累,巡回审判在实际运行中是否取得了预期效果?其发展前景如何?带着这些疑问,笔者将研究视角定位于基层人民法庭,通过采取统计分析、问卷调查、现场观摩和座谈走访的方式,对西部P市法院五个人民法庭(3)的实践样本进行了分析。

一、P市法院人民法庭巡回审判工作运行样本解析

    笔者对P市法院5个人民法庭2013年及2014年1-6月受理的适用简易程序的民事案件及其中适用巡回审判的案件进行了统计分析。

(一)P市法院人民法庭巡回审判适用情况解析

1、运行模式解析。就笔者所知,按照适用情形的不同,基层法院人民法庭开展巡回审判的模式主要有三种:便民式、宣教式及定点式(见表1)。目前,P市法院大部分巡回案件采用的是宣教式,尚未设置巡回审判点。

1 基层法院人民法庭开展巡回审判的主要模式

 

模式

内容

主要适用范围

特点

主要功能

便民式

针对到庭确有困难的当事人,法官主动到当事人所在地巡回办案。

离婚、赡养、抚养、扶养等人身性较强的纠纷。

巡回地点多为当事人住所地;旁听人数较少,多为街坊领居和亲友;一般未配备法警

方便群众诉讼,减轻其诉累

宣教式

由法官选取具有教育意义的典型案件到方便群众旁听的地点就地开庭审理。

赡养、抚养、扶养、相邻、土地承包经营权等农村传统纠纷。

巡回地点多利用当事人一方所在的社区或村委会、司法所等基层组织的场地;旁听人数较多,多则上百人;一般需配备1-2名法警。

推进司法公开,增进群众对司法的了解,起到“审理一案、教育一片”的效果

定点式

在未设法庭的乡镇设立固定的巡回审判点,由法官定期或不定期到巡回审判点流动办案。

适用简易程序的民事纠纷

巡回地点固定;巡回阶段不限于开庭,也包括巡回立案。

在不增设法庭的前提下,通过设置巡回审判点这一相对低成本的方式,来增强法庭力量的有效辐射范围,兼具前两者的功能

2、运行数量解析。根据《P市法院2013年巡回法庭、坝坝法庭审理案件统计表》中的数据显示,当年该院5个人民法庭巡回案件基本情况如下表(4)

2 2013年P市法院人民法庭巡回审判案件情况

 

法庭

巡回案件数

适用简易程序民事案件总数

适用率

A

20

245

8.2%

B

14

379

3.7%

C

25

261

9.6%

D

12

198

6.1%

E

15

296

5.1%

合计

86

1379

6.2%

为验证该统计表中数据的真实性,笔者又通过电话询问方式(5),对该院人民法庭所有法官2013年及2014年1-6月开展巡回审判的案件数量进行考查,其结果如下表:

3  2013年P市法院人民法庭巡回审判案件情况

 

法庭

巡回案件数

适用简易程序民事案件总数

适用率

A

3

245

1.2%

B

5

379

1.3%

C

25

261

9.6%

D

11

198

5.6%

E

7

296

2.4%

合计

51

1379

3.7%

 

4 2014年1-6月P市法院人民法庭巡回审判案件情况

法庭

巡回案件数

适用简易程序民事案件总数

适用率

案由

结果

A

1

92

1.1%

土地承包经营权出租合同纠纷

1

 

B

2

149

1.3%

赡养(2件)

1

1

C

7

148

4.7%

赡养(2件);离婚(2件);相邻关系;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租赁合同

2

5

D

1

78

1.3%

赡养

1

 

E

2

141

1.4%

赡养

1

1

合计

13

608

1.96%

 

6

7

对比表2、表3数据,笔者发现两者出入较大,单就适用率一项指标而言,差距达到2.5个百分点,这一发现激发了笔者进一步探析的兴趣,究竟是何种原因导致该情况出现?为此,笔者进入司法统计系统对统计表中案件的电子卷宗进行了逐件核对,发现有21件案件的电子卷宗中显示的开庭时间与统计表中记录的开庭时间有较大出入(前后偏差大于7天),比例为24.4%;绝大部分案件的开庭笔录中记录的开庭地点为人民法庭。出现上述问题,不排除是因为书记员粗心大意导致记录出错。但值得注意的是,各法庭上报的实际完成数与当年P市法院分解到各法庭的目标任务数相近,有三个法庭上报数与目标数持平。同时,根据统计表中的数据,2013年上半年P市法院人民法庭巡回案件数为39件,对比表4数据,2014年上半年法庭巡回案件数为13件,跌幅达66.7%。

综上,笔者认为,2013年P市法院下达开展巡回审判的任务目标数,从数量上看,确实起到了推动巡回审判工作的效果,但同时也导致部分巡回审判案件流于形式。鉴于此,笔者结合表2、3数据,最终划定了P市法院2013年开展巡回审判案件数量的范围,如下表5:

5 2013年P市法院人民法庭巡回审判案件情况

 

法庭

巡回案

件数

适用简易程序民事案件总数

适用率

结果

A

3-20

245

1.2-8.2%

1-6

2-13

0-1

B

5-14

379

1.3-3.7%

1-0

4-10

0-4

C

25

261

9.6%

8

13

4

D

11-12

198

5.6-6.1%

4-5

7-7

 

E

7-15

296

2.4-5.1%

 

4-7

3-8

合计

51-86

1379

3.7-6.2%

14-19

30-50

7-17

3、运行特点解析。据表4、5可知,P市法院人民法庭适用巡回审判的特点如下:(1)适用率低,2013年五个人民法庭的平均适用率仅为4.02%-6.54%,2014年1-6月平均适用率仅为1.96%;(2)适用案件类型相对集中,从绝对数量上看,排名前三的依次是赡养、抚养、扶养纠纷、离婚纠纷和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2013年的适用数量依次为21-27件、17-25件、3-4件,占同期巡回案件总数的80.4%-65.1%;但从相对数量上看,适用率排名前三的案由依次为赡养、抚养、扶养纠纷、相邻关系纠纷和土地承包经营权转让合同纠纷,其2013年的适用率分别达到35.6-45.8%、33.3-44.4%、20%;(3)审理效果较好。2013年人民法庭适用巡回审判案件的调撤率为72.5-77.9%,而同期人民法庭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民事案件的调撤率为62%,高出超过10个百分点。

(二)问卷调查:P市法院人民法庭法官对巡回审判的认知及适用心态考查

    上述样本数据的分析,为我们勾勒出了巡回审判在基层法院人民法庭实际运行的剪影,为了更加真实还原其运行情况,笔者采取一对一座谈访问的形式对P市法院人民法庭2013年至今开展过巡回审判的11名法官,适用巡回审判的基本立场进行考量。

问题1:你认为巡回审判的最大价值是

调查结果表明,目前,P市法院法官在巡回审判的价值考量上,更为看重宣传教育功能,比例高达64%,其次是便民诉讼功能,而对便利法院审判,推进司法公开的价值功能认同度明显不高。

问题2:你之所以开展巡回审判的原因:

    调查结果表明,分别有35%和36%的法官适用巡回审判是基于“当事人到庭确有困难”和“案件本身具有典型性或教育意义”,这与问题1所反映出的法官对巡回审判的价值认知情况相吻合。但仍有25%的法官选择了基于完成任务目标数适用巡回审判。

问题3:你认为目前法院开展巡回审判的困境是:

调查结果表明,在参与调查的11名法官中,分别有32%和31%的人认为“缺乏保障、激励机制”及“耗费时间精力,加大法官工作量”是导致适用困境的最主要的两个原因;有29%的人认为,“适合开展巡回审判的案件数量较少“是导致适用困境较为主要的原因,这些原因对改良巡回审判的运行路径有着很好的启示。

问题4:你认为巡回审判是否应作为常态化的审判方式?

调查结果表明,参与调查的11名法官均认为巡回审判不应作为常态化的审判方式,在笔者的追问下,部分法官表示,将巡回审判作为特殊情形下的一种补充审判方式较为适宜。这充分表明,目前法官在开展巡回审判时的一种保守,甚至可以说是消极的心态。这样的结果也许可以从之前的几个问题中看出端倪,虽然巡回审判最初的价值目标是强调便利群众诉讼与便利法院审判,但无论是从巡回审判的价值考量还是适用原因出发,参与调查的法官均未选择便利法院审判,而在适用困境中,绝大多数法官却选择了加大工作量,可见,站在司法者的立场上看,法官开展巡回审判缺乏足够动力,这显然不利于巡回审判可持续性发展。

    二、当前P市法院人民法庭巡回审判存在的问题

(一)适用率过低

如前所述,相较于人民法庭逐年增长的案件数量,巡回审判的适用率不增反减,整体适用比例很低。究其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1、交通条件逐渐改善。随着社会经济水平发展,农村地区交通条件得到很大程度改善,截止2014年,P市各乡镇村(社区)基本实现了村村通水泥路。同时,P市法院通过科学化设置法庭的分布位置,现在,村民到当地人民法庭单程花费的时间一般不超过半天,群众到庭不便的问题基本得到解决。2、适用案件范围过窄。目前,P市法院人民法庭巡回审判的案件仍集中在赡养、抚养、扶养、人身侵权、劳动争议、相邻关系等传统案件类型,但这类纠纷的数量很少,2013年为116件,仅占法庭当年适用简易程序民事案件总数的8.4%。而占到当年法庭适用简易程序民事案件总数65.4%的离婚、民间借贷、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这三类最常见的纠纷,却因案件自身条件限制,多数情况下并不适合开展巡回审判,导致巡回审判的适用案件范围过窄。(6)

(二)增加法官工作量

与传统“坐堂问案”的审判方式相比,巡回审理一起案件将增加法官的时间、交通、误餐等办案成本。尤其是开展宣教式巡回审判,案件开庭审理时间虽只有短短1-2个小时,但法官的前期准备工作却是具体而繁琐的,一起案件一般耗时在5天左右,分散了法官大量精力。而基层法院普遍面临“案多人少“的矛盾,若过份提高巡回审判的适用率,法官的办案效率将大大降低,在案件数量逐年增加的趋势下,法官将不堪重负。

(三)庭审安全存在隐患

开展巡回审判,法官需要离开法庭到相对陌生的环境中办案,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案件安保风险。在便民式巡回审判中,承办法官多是到不便应诉的当事人所在地开庭,且通常仅有一名书记员陪同前往,一旦与当事人发生冲突,法官及工作人员的人身安全难以得到保障;(7)在宣教式巡回审判中,有大量群众到现场围观庭审,由于法院人手紧缺,一般不会配备超过两名法警,有时甚至需要村上协助抽调治安巡逻队人员维持秩序,但针对上百人旁听的案件,一旦旁听人群之间或旁听人群与当事人之间发生冲突,将很难控制。

(四)缺乏配套机制

从保障机制上看,开展巡回审判,法官需往返奔波于法庭与巡回审判地点,携带开庭所需的移动办公设备及网络终端工具等。为此,部分地区专门配备了巡回审判车,但P市法院目前尚未为法庭配备专门的车辆设备,虽有一套巡回审判的工具包,但打印机、桌椅板凳等通常仍是向当地村委会借用。且由于每个法庭仅配置了一辆警车,一旦开展巡回审判,势必影响送达工作。从激励机制上看,目前P市法院法官开展巡回审判所增加的交通费、餐费等费用仍是从日常办案经费中支取,并无额外补贴。从监督机制上看,P市法院主要通过开展专门的督查活动对巡回审判进行监督(8),去年,根据上级法院要求对法庭下达了目标任务数,但这两种方式都未形成机制,且目前由于法院尚未建立完备的巡回审判信息登记,相关数据均由法庭单方面以填报登记表的形式提供,如果一味强调目标任务数,可能导致工作开展流于形式。

(五)宣传效果有限

巡回审判的宣传主要分两种:一种是亲历式,即针对旁听群众,但实践中,大多数群众是抱着“看稀奇”的心态,不懂遵守庭审纪律,庭审中四处走动、交头接耳,严重影响了办案环境,破坏了法庭的严肃性,其自身接受法制宣传教育的效果也大打折扣。另一种是媒介式,即借助平面或电视媒体对巡回案件进行宣传报道,进一步扩大宣传范围。从表6可知,媒介式宣传的比例很低,2013年仅有16篇;内容单一,超过一半是赡养案件;影响力上,56.3%的报道是市级以下,平面媒体多为报纸,如人民法院报、四川法制报,受众群不够广泛;电视媒体,播出栏目单一,收看观众相对固定,使得媒体宣传报道的效果受限。

6 2013年P市法院巡回审判媒体宣传情况统计

 

级别

类型

篇数

内容

国家

平面

1

赡养1件

省级

电视

3

赡养2件、离婚1件

平面

3

综合1件、赡养1件、离婚1件

市级

电视

2

赡养1件、交通事故1件

平面

1

赡养1件

县级

电视

2

赡养1件、离婚1件

平面

4

赡养2件、运输合同纠纷1件、交通事故1件

    三、反思:人民法庭巡回审判终将走向式微?

    近年来,最高人民法院连续出台文件要求加大巡回审判力度,在这样的背景下,巡回审判的发展壮大应该说是顺势而为。但随着数据的进一步收集、与办案法官的不断深入交流,现场观摩5起巡回审判案件,笔者对人民法庭巡回审判的发展前景从一开始的充满希望,到迷惘疑惑,最后无不感到担忧。

(一)巡回审判的功能作用逐渐弱化

如前所述,巡回审判在人民法庭的适用率极低,较之于“坐堂问案”式审判,其所发挥的功能作用十分有限。但笔者认为,就现行巡回审判的运行模式而言,出现这样的结果并不意外。

首先,就便民功能而言,巡回审判设立之初即是面向基层,为了解决乡村交通落后、村民往返法庭不便的实际困难,但随着农村经济水平的不断发展、人民法庭设置的更趋合理,这一困难已在很大程度上得到解决。除交通问题外,巡回审判的便民更多地还体现在当事人因服刑、行动不便等原因到庭困难的特殊情形下,但实践中这类案件数量极少,笔者通过座谈了解到,P市法院人民法庭每年受理案件中当事人属于到庭确有困难的不多于15件,不到人民法庭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民事案件的2%。同时,目前巡回审判的适用阶段更多地是针对庭审,一个案件巡回次数一般不超过2次,当事人仍需到人民法庭立案、领取法律文书。因此,总体上,目前巡回审判的便民功能发挥有限。

    其次,从便利法院审判,化解纠纷的功能来看,开展巡回审判将加大法官工作量,降低办案效率;庭审中,法官需分散精力维持秩序,且现场环境嘈杂,反而不利于开展调解工作,何况有些案件适宜采取背对背的调解方式,就更不适合在巡回审判这种公开化的场合中进行了。此外,巡回审判中,法官主动到群众中调查案件事实,容易导致先入为主,影响司法的中立被动性。

    最后,从法制宣传教育功能考察,亲历式宣传中,由于旁听群众多是抱着“看稀奇”的心态,现场环境哄闹,巡回案件类型过于集中,所以,存在宣传对象缺乏针对性,内容单一,宣传效果有限等问题。媒介式宣传,同样受限于巡回案件范围过窄,也存在宣传内容单一的问题,且媒体报道多注重案情的离奇、新颖性,缺乏对巡回审判本身价值意义的宣传。

(二)巡回审判发展的无规则化

巡回审判更多地被视为一种优良的司法传统加以传承和发展,鲜有从制度层面对其进行设计和研究的,学界多将其定性为一种审判方式,而非审判制度。现有规定大多也止于规范性文件,法律规定仅有《民事诉讼法》第121条。全国性规定主要是最高人民法院出台的一系列《意见》《通知》《决定》,大都是原则性规定,体现的是对巡回审判工作的鼓励和倡导,而地方性规定多是在最高人民法院相关文件规定的框架下,结合本地特色做出的更细致的规定,但存在科学性、严谨性有待考证的问题。(9)整体上讲,目前巡回审判缺乏系统化、规范化的制度设置,几乎没有可以适用的规则,完全靠法官凭借个人理解和办案经验予以适用,不利于其长远发展。

(三)巡回审判的形式化倾向

    现行巡回审判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形式主义倾向。由于基层法院、法官个人对巡回审判的价值理念存在一定程度的认识不足和偏差,一些法院将巡回审判当作任务来抓,采取定目标数、分配指标的方式,忽视了根据实际需求开展巡回审判的初衷;一些法官将宣传教育作为巡回审判的首要价值追求,为了庭审现场效果,事先做好当事人工作,开庭时仅是走过场,甚至为了配合媒体宣传,让案件更有“看点”,庭审中不仅不安抚双方当事人情绪,还放任其“真情流露”。

    综上所述,现有巡回审判模式无论是便民式、宣教式,亦或定点式,仍带有浓厚的“马锡五审判方式”色彩,从外在表现形式上看,仍停留在传统意义上的法官下到田间地头、坝坝庭院、床沿灶头巡回办案的方式。不容忽视的是,“马锡五审判方式”是“在革命根据地有待稳固、立法不足以及法律专业人才奇缺的特定历史背景下(10)形成的,其赖以生存的社会基础如今已发生巨大变革:广大农村已由单一结构向转型期二元社会结构转变,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已然建成并逐步走向成熟,法官职业化已提上司法改革的日程。在新的时代背景下,现有巡回审判模式仍固守原有形式,导致其原本的司法功能逐步弱化,呈现出了上述功能弱化、无规则化、形式化等特征,形式意义大过实质意义。如果现有巡回审判方式不能与时俱进,适时调整发展方向,可以想见,未来随着农村社会经济形态的进一步转变,法治建设的逐步深入,传统意义上的巡回审判所耕植的社会土壤逐渐消失,巡回审判必将走向式微。

    四、从传统走向现代:人民法庭巡回审判改良路径探析

(一)以便民诉讼为根本回归巡回审判价值本源

    如前所述,随着社会经济条件和法治化治理水平的不断提升,巡回审判若继续走简单模仿“马锡五审判方式”的老路将难以为继,必须发展超越“马锡五审判方式”、契合现今司法改革趋势的现代化的巡回审判。当然,针对那些发展相对落后、交通不便的偏远乡村,仍应保留传统的巡回审判方式,让其发挥余热,为那里的人们留下接近司法的一扇窗。笔者认为,之所以要发展现代化的巡回审判而不是彻底将其抛弃,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巡回审判所遵循的价值本源即是“便利群众诉讼”,这一精神和价值追求符合现今司法改革潮流,也是为我国诉讼文化所提倡,所以谈巡回审判的现代化,首先就是要让其回归价值本源。现有巡回审判工作价值多元,且承担着过多的法制宣教功能。新时期,发展现代化巡回审判,应以“两便原则”为根本价值目标,以“便利群众诉讼”为核心,突出人民群众的主体地位,以更加优质、高效、便捷的司法服务,提升司法在群众心中的公信力,而法制宣教、推进司法公开等功能只能作为巡回审判的一种附加性的而非首要价值功能。

(二)以人民法庭为据点发展现代化巡回审判

    追溯巡回审判的发展轨迹可知,人民法庭的前生即是巡回法庭,两者都以“便民诉讼”为基本价值追求,所以,笔者认为,在已有司法资源的基础上,要发展现代化巡回审判应借力现有人民法庭的优势资源,以人民法庭为据点,发展巡回审判网络。其优势如下:

    1、节约成本。相较于单独建设巡回审判点,利用人民法庭搭建起的服务网络,无疑将节约大量司法成本。且过多建设巡回审判点可能走向浪费司法资源的另一个极端;

    2、提供物质保障。人民法庭已有的场地、办公设备、便民设施、信息化工具为巡回审判的开展提供了充足的物质保障。不仅限于庭审,还可以为当事人提供包括诉讼文书写作模板、材料收转、法律咨询、温馨调解等“一站式”诉讼服务,满足当事人多层次的司法需求;

    3、实现司法亲民与法律严肃性间的平衡。人民法庭脱胎于早期的巡回法庭,设立伊始即带有天然的亲民性,其不断完善的便民设施和持续创新的便民措施就是对“司法为民”理念最好的诠释;同时,人民法庭内设标准化建设的法庭,法官审理案件仍采用“坐堂问案”的方式,维护了法庭的严肃性;

4、增强法律宣教效果。程序正义是司法正义的重要组成部分,以人民法庭为据点,通过为群众提供一站式司法服务,便于群众全面了解整个诉讼流程,使其树立起法律程序意识。采取“坐堂问案”的审理方式,使当事人及旁听群众的庭审行为进一步规范,增强了法制宣教效果;

 5、契合司法改革趋势。目前正在推进中的司法改革,尤其是审判权运行机制改革的一大趋势,就是将审判组织进一步向基层法庭下沉,如P市法院作为全国审判权运行机制改革试点法院,其改革路径之一,就是将独任庭全部下放到人民法庭,今后人民法庭将只负责审理简易程序案件,审判组织形式仅为独任制,所有普通程序案件均收归机关法庭审理,即所谓的“繁简分流”。在这样的改革背景下,今后将有大量普通程序民事案件涉及庭审地点的选择(11),是在机关庭审理,还是合议庭到当事人所在辖区的人民法庭巡回审理。这种情形下,笔者认为,可以考虑将巡回审理的启动权交由当事人,由当事人提出申请,法院根据具体情况作出决定。

(三)以人民调解为依托扩大巡回审判网络

与传统流动式巡回审判相比,以人民法庭为据点的巡回审判,其司法力量的有效覆盖范围将大大缩小,会出现一些司法真空地带,为此,笔者建议大力发展人民调解,将数量庞大的基层组织作为人民法庭化解矛盾纠纷的触手。理由如下:

1、随时可调。相较于人民法庭的“作息办案”,人民调解组织的工作不受时间限制,以村(社区)一级为代表,村民一旦发生纠纷,随时可以找到驻村人民调解员(一般由村干部兼任)组织双方当事人调解,不受工作日限制;

2、更加灵活。在基层农村蕴藏着大量习俗、乡规村约等民间规则构成了调整乡村社会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司法审判的严肃性决定了法官办案必须以法律为准绳,判决往往难以做到合情合理,而人民调解可以跳出法律范畴,兼顾情法理,综合运用法律及民间规约等非正式规则化解基层矛盾纠纷,契合了人情化乡土社会的司法需求;

3、受到司法保障。新修订的《民事诉讼法》第194、195条明确规定了调解协议的司法确认程序,且进行司法确认免收诉讼费,为人民调解提供了有力法律保障;

4、利于社区稳定。“厌讼“息讼是中国传统诉讼观念,尤其是广大农村地区还属于熟人社会,司法介入无疑会对当事人双方的人际关系带来很大冲击,而人民调解不同于司法判决的非赢即输,能很好地融合情、法、理,以更缓和、温柔的方式化解矛盾纠纷,有利于社区和谐稳定。

(四)以信息化技术为手段加大宣传效应

    传统“走出去”的巡回办案模式,在扩大宣传面、促进司法公开等方面具有天然优势,发展以人民法庭为据点的现代化巡回审判,将面临如何继续发挥上述功能的问题。为此,笔者认为,不妨转变观念,变“走出去”为“请进来”,主动邀请群众走进法庭旁听庭审,结合已有的“走进法庭听审判”、“法治开放日”等活动,根据案情有针对性地邀请法庭辖区内的特定人群到庭旁听庭审,如校园伤害案件可邀请当地学校学生旁听;法治开放日当天,安排专人引领群众参观法庭的工作流程和便民设施,这样不仅提升了宣传的针对性,更利于群众了解法庭全貌,树立程序意识。

    当前,各地法院已纷纷开通官方微博,搭建了与民众沟通交流的新平台。微博直播庭审已成为新媒体环境下最引人注目的司法公开的新举措。随着人民法庭“五化”建设的推进,数字化法庭的建成,基层法庭已具备了微博直播庭审的条件,今后通过微博直播典型或有教育意义案件的庭审,同样也可以起到“审理一案,教育一片”的效果,且影响面更为广泛。

 

(1) 江平主编:《中国司法大辞典》,吉林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542页。

(2) 1943年4月,马锡五任陕甘宁边区高等法院陇东分庭庭长。在从事司法工作期间,他经常有计划地下乡,深入调查研究,进行巡回审判。人们将这种贯彻群众路线,实行审判与调解相结合的办案方法称之为“马锡五审判方式”。见张希坡著:《马锡五审判方式》,法律出版社1983年版,第24页。

(3) P市是西部某省会城市周边的一个传统农业市。P市法院下设A、B、C、D、E五个人民法庭,每年针对各自辖区内受理的简单民事案件开展巡回审判。

(4) 由于笔者截稿时P市法院尚未对巡回案件信息进行专门登记,所以对2013年之前的数据笔者无法统计。而2013年,P市法院的上一级法院即C市中级人民法院下发了《关于巡回法庭、坝坝法庭审理案件工作的实施细则》,明确要求P市法院当年需完成不少于80/次的巡回审判目标数。按照该文件要求,P市法院将目标数分解到5个人民法庭,对各法庭最终上报的实际开展巡回审判的案件数进行了汇总,并登记录入《P市法院2013年巡回法庭、坝坝法庭审理案件统计表》。笔者2013年的统计数据即来源于此。

(5) 共向P市法院开展巡回审判的11名法官发放问卷11份,收回11份。

(6) 离婚纠纷的双方当事人一般矛盾尖锐,案情涉及当事人隐私,且在提倡离婚自由的今天,案件本身的宣传教育意义变得十分有限;民间借贷案件中,被告一方多缺席审判,即使出庭也不愿配合开展巡回审判,且民间借贷也属于合同相对方的个人事务,不宜公开进行宣传;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涉及第三人保险公司,增加了巡回审判的难度,且P市法院已于2013年在当地交警队挂牌设立了道路交通事故巡回法庭专门开展道交纠纷的巡回审判。

(7) 座谈走访中曾有法官反映,在其审理的一起离婚案件中,为方便瘫痪的被告参诉,便将法庭设在被告家中,庭审结束后,由于被告及其家人认为案件审理后就会直接按照原告诉请作出判决,遂将法官和书记员围堵在家中并出言威胁,最终,法官通过反复解释、安抚其情绪,才得以脱身。

(8) 所谓开展督查活动,即由院领导带队组成督查小组,到法庭面对面地听取法庭负责人就当年巡回审判开展情况的汇报,查阅相关的书面印证材料,查找工作中存在的问题或适用上的困难,形成督查报告。

(9) 有关巡回审判尚未制度化、法治化的论述,详见王德玲:《我国巡回审判的实践反思与制度构建》,载《政法论丛》20124月。

(10) 刘方勇、廖永安:《回归价值本源:巡回审判制度的考证与思索》,载《湘潭大学学报》20133月。

(11) 以2013年为例,P市法院5个人民法庭共审结183件适用普通程序的民事案件,占全院适用普通程序民事案件总数的44.3%。

来源:彭州法院
责任编辑:任柏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