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律研究 > 理论研究
大数据背景下执行困境的实践分析与思考
作者:欧伟艳 雷琳爽  发布时间:2018-01-22 14:40:56 打印 字号: | |

      2016313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郑重宣布:向执行难全面宣战,用两到三年的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各级法院共同面临执行难,而法院作为公平正义最后一道防线,执行到位可谓是服务胜诉群众的最后一公里,解决执行难,破除实现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藩篱,关系着法治落实是否到位,法治信仰能否树立。用信息化手段创新执行模式是破解执行难的必由之路。全国政协委员王贵国在2016年两会上如是说。当前是个信息大爆炸时代,大数据成为人们获得新认知、创造新价值的源泉,数据成为了有价值的无形资产,新型投资模式的基石,谁掌握大数据,谁就有优先权,谁就有最大利益化的投资方向。大数据在商业领域的使用已十分普及,但在公权力领域还相对滞后,公权力善加利用大数据,则将更好更快捷的服务于民众,运用大数据手段限制被执行人势在必行。最高人民法院顺应社会发展趋势于2014年起开始将大数据理念引入执行工作,并以此建立了案件管理、网络查控、失信人管理、信用惩戒、信息公开系统,这也标志着我国执行工作进入了大数据时代。本文以CP县运用大数据的实践为样本,从执行工作流程入手,对大数据运用的现状和困境进行分析,以思考如何降低司法成本,提高执行效率,取得更好地司法效益。

一、大数据融入执行工作的现状

(一)整体情况

随着我国经济水平的高速提高,经济纠纷的数量和类型不断增多,人民法院案件数量猛增,根据《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2条规定,执行机构负责执行下列生效法律文书:人民法院民事、行政判决、裁定、调解书,民事制裁决定、支付令,以及刑事附带民事判决、裁定、调解书;依法应由人民法院执行的行政处罚决定、行政处理决定;我国仲裁机构作出的仲裁裁决和调解书;人民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有关规定作出的财产保全和证据保全裁定;公证机关依法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关于追偿债款、物品的债权文书;经人民法院裁定承认其效力的外国法院作出的判决、裁定,以及国外仲裁机构作出的仲裁裁决;法律规定由人民法院执行的其他法律文书。执行案件数量急剧膨胀,执行难问题日趋严重。人民法院于2004年全面普及电子化办公,建立电子化数据档案,对法院自身审判管理工作纳入数据考核,建立审判管理,收发文办公,执行案件等一系列内部办案管理系统,各省、市法院根据自身情况,与本地科技公司合作开发法院办案系统,以C市为例,开发迈维办案系统,辖区内法院均使用该系统办案,该系统侧重在审判管理系统,执行案件办案流程系统。而随着执行难症结长期困扰法院,成为当今社会的热点问题,备受关注,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将大数据理念引入执行工作,通过与公安部、银行对接建立起了用于执行工作的总对总查控系统、失信人管理系统。省、市法院推动点对点系统启用,今年C市通过与地方房屋管理部门数据端口对接,成功在法院办案系统中开启实时反馈被执行人房屋信息的功能,这些系统的运用进一步转变传统效率低下的执行工作模式,推进执行办案,执行到位的电子化。

(二)具体状态

过去当事人自动履行的比例较高,需要法院强制执行的比例低,但近些年,大部分案件需要法院强制执行,以CP县为例,近三年法院强制执行的案件比例上升到61%,甚至大部分调解结案的案件最终也是强制执行,削弱了调解本应具有的案结事了的功能。执行案件不仅数量增多,执行难度也不断上升,被执行人各种花式躲避法院的执行,隐匿个人财产,有的搬家,有的昼伏夜出,有的借家人名义控自己财产,人难寻,财已空,执行找人及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成为执行过程中的最大难题,最高人民法院及时引入大数据理念后,执行财产线索的查询,更多利用数据平台反馈,这样不仅准确而且高效。目前各级法院在工作中,总结经验,建立执行指挥系统,对执行进行直播,让执行在阳光下运行。

二、大数据优化执行工作的实践与分析

(一)提供多元化信息

CP县目前使用的查控系统为例,是法院与银行、公安部开启的协助法院集中查控的系统,俗称总对总”“点对点系统,在提起查询请求后,能在15日内全部反馈被执行人银行信息,包括互联网账户阿里巴巴和京东,车辆信息,工商登记信息,房屋信息,其中银行最快的有当天即反馈的,房屋信息当即反馈,在大数据平台上实现了与银行、公安部、工商、房屋登记机关的信息共享。截止2017年,在P县法院通过此套系统反馈被执行人财产信息2000次,通过查控系统直接冻结财产信息1200次。但是该系统仍存在不足:第一,当前与房屋管理部门实现房屋信息的反馈中,局限在主城区,未实现全市信息共享,被执行人郊县房屋信息仍需到当地不动产中心进行查询,且C市其他区、县未能实现房屋信息共享,如遇被执行人在不同的区、县有房屋,则须由执行法官到不同的不动产登记中心进行查询、查封;第二,银行反馈系统中,大部分银行开通了线上冻结功能,仍有少数银行未开通此功能,易造成冻结存款不及时,被执行人转移存款的情况发生;第三,车辆反馈系统,未实现网上同步查封,仍须由执行法官到车管所现场操作,目前C市车辆的查封集中在一处办理,各法院执行法官常处于排队中;第四,当前经济社会多样化发展,互联网银行、投资理财渠道等增多,该平台上不能反馈被执行人购买理财产品情况、微信钱包的信息。

(二)提高执行效率及效益

迟到的正义非正义一样,没有效率的执行自然要打折扣,法院这两年加大力度解决执行难,但由于案多人少,执行信访十分突出,选择性执行、慢执行都是群众反映较为强烈的问题。还有第三方拒不配合,造成被执行人可收益财产无法执行,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沈德咏指出:当前执行工作中存在一个突出问题就是各类协助义务人无视法律规定,制造种种借口拒不协助法院依法执行,严重损害当事人的合法权益。通过数据平台,加强对被执行人第三方债权的执行,传统查控被执行人财产的方式是根据申请人提供的线索,执行法官去现场核实,申请人对被执行人财产真实情况掌握有限,往往是执行法官出去一天,案件无进展,而其他确实有财产的被执行人,执行法官确又因为不知道而没能处置,信息显然不对称,大数据的使用大大提升了执行效率和效益,主要体现在:

第一,当前银行对法院业务平均操作时间为一个小时,不仅影响其他客户,且浪费执行法官时间,查控系统中,少数银行不仅实现线上冻结,还开通了网络扣划,实现法院不跑银行,通过电子化操作时事扣划被执行人银行存款,可免去执行法官到银行柜台操作,使执行到位效率大大提高,

第二,效益的提高主要体现在司法拍卖中,传统模式的拍卖方式,知晓拍卖信息的人群受限,买受人拍卖前对拍卖标的的了解只能现场实看,最高人民法院顺应网络发展,借助当前活跃的互联网交易市场,将司法拍卖由线下转移到线上。浙江法院开启了与淘宝合作的试点,将拍卖标的的公告和介绍都借助该平台进行介绍,交易借助平台进行。网购已走进千家万户,网拍也会越来越普及,出价者越高者获得拍卖标的物,实现法院处置标的最大效益化。20175月,北京某法院借助淘宝司法拍卖,将一栋颐和园别墅成交价拍至1.8亿。过去法院处置被执行人财产,与买方市场是隔离的,拍卖价格同样受限,网络司法拍卖破解了这一难题,截止20177月,P县法院在淘宝网上发布拍卖60次,拍卖标的物含房屋、汽车、林权、苗木等,种类丰富,现已成交18起。

第三,根据最新的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加强推进失信被执行人信用监督、警示和惩戒机制建设的意见》,将加强联合惩戒,对被执行人从八个方面进行限制:从事特定行业或项目限制、政府支持或补贴限制、任职资格限制、准入资格限制、荣誉和授信限制、特殊市场交易限制、限制高消费及有关消费、限制被执行人出境。惩罚限制措施类型增多。目前执行案件中,通过冻结被执行人账户、将其纳为失信人,限制其坐飞机、动车一等及以上座,限制宾馆、酒店等高消费,被执行人行动受限,到法院主动要求解决。以P县法院为例,2017年通过查控、失信人系统倒逼35起案件中被执行人主动到法院。

(三)提升执行精准度

过去执行法官可称为奔跑法官,财产线索是执行过程的短板,各级法院为了获取准确的财产信息,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执行司法资源使用巨大,法官四处找寻财产,获取的信息确又是零碎的,且局限的,申请人提供被执行人财产信息不准确,法官东奔西跑成为常态,而借助现有的大数据平台,录入被执行人信息,精准查询出被执行人财产情况,不仅能获取银行存款信息,而且也提供账户冻结信息以及被执行人在银行留下的联系方式,另外,被执行人车辆查封、车辆违规情况能通过该平台获取,查控系统亦能时时更新数据信息,利于执行法官能掌握处置时财产状态,避免过去跑银行,存款已转走,到车辆管理所,车辆已转移等效率低下,执行不准的情形。

三、执行工作中的大数据困境及挑战

(一)大数据共享领域滞后

从办理执行案件的流程来看,有些环节中还未能将大数据充分运用,造成对申请人权益维护的效率低下,当前主要体现在:

1.被执行人联系方式上P县法院通过申请人提供的电话号码联系被执行人,多数拨打为空号或者接通即挂断,目前电话诈骗、电话推销现象严重,笔者办理的案件中,电话通知被执行人时,几次被执行人都以为是推销电话未接听即挂断,或者被执行人将陌生座机号码全部拦截,无法接通,通过大数据管理,可实现法院各级执行局号码可直接在手机来电显示中有备注名称,被执行人不接电话可视为恶意不接,躲避法院的执行,拒不配合。

2.被执行人下落信息方面。查控系统反馈无财产信息的被执行人,重点放在查找其下落上,过去依靠申请人发现,提供线索或者执行法官夜间蹲点的方式找到被执行人,但现有的大数据平台能提供被执行人下落信息的后台公司,未与法院对接开通及反馈,未实现信息共享。银行数据中,如银行刷卡消费信息、银行卡取款地点信息;当前使用的滴滴、uber打车信息、共享单车,输入始发地和目的地,这些APP的使用均需要实名注册及电话号码,如执行工作能获得这些信息将极大的帮助执行法官获取被执行人下落信息。

3.被执行人受限领域方面。目前被执行人纳入失信人后,其买机票、在银行开户贷款受限,向社会公布失信人(俗称老赖)名单,这些限制领域集中在线下,对一些被执行人几乎没有威慑作用,仍旧不接听法院电话,不到法院,不履行法律文书。在信息高速发展的今天,人们的生活离不开大数据,体现在离不开手机、手游,有些被执行人将金钱用于互联网金融,甚至一些年轻被执行人将钱兑换成虚拟货币,现实中无能力支付欠款,而在游戏中大量购买高级装备或者观看网络直播中进行打赏。

另外,最高院在答复两名来信人建议失信人(老赖)不得领取驾驶证,已取得的人员,发布公告限期内履行义务,不履行者取消驾驶证和与电信部门联合推出失信铃声时,明确此两建议非常有价值,将会同有关部门研究探索此类惩戒措施。

   (二)大数据的整合与分析

从电子化办公到数据化运行,从互联网到手机APP,从出行到饮食,人的衣食住行利用大数据平台越发便捷,后台掌握的数据越多,每天产生电子数据越大量,而在司法工作中,法院尝试尽可能全面挖掘数据辅助立案、审判和执行,立审执联动,执行作为最后一步,与外部对接较多的步骤,汇聚了海量数据,面对纷繁复杂的数据,执行员应当理性认识大数据,它在产生很多有用数据时,也会产生很多无用数据。以P县法院现运行的查控系统为例,反馈信息中有银行无开户信息或者存款为零,与有存款的银行同步反馈到平台,自动生成反馈表,就出现后几页均为无有用信息的材料,执行员要在反馈的内容中筛查出有用线索。如何在执行系统中去伪存真,避免真实有效有用信息湮没在浩瀚数据中,是当前执行工作面临的挑战。一方面,法院要从硬件实力着手,提升科研水平,加强与科技院校合作,引入智能分析技术,让数据说话。另一方面,执行人员须转变工作理念,工作模式,学会在完成数据收集后,结合执行案件案情、被执行人居住、工作等状况进行大数据化的科学研判,交叉综合运用各类数据,整合出被执行人财产最有价值的信息。

(三)大数据的安全问题

在执行工作中,人民法院通过查控系统掌握着被执行人银行、车辆、证券数据,建立查控系统的法律依据是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二条规定,被执行人未按执行通知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人民法院有权向有关单位查询被执行人的存款、债券、股票、基金份额等采茶情况。人民法院决定扣押、冻结、划拨、变价财产,应当作出裁定,并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有关单位必须办理。法院通过办案系统掌握这些信息后,如何保证这些财产信息不被第三人或者机构利用,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另外,科技是把双刃剑,大数据办案系统如遇停电或者系统遭遇黑客攻击,整个工作陷入瘫痪,数据的保存就是面临的严峻问题。犯罪分子获得数据进行犯罪活动,电信诈骗案频发是警醒,今年5月全球20万台电脑遭病毒勒索,电脑感染该病毒后,系统内档案被加密,用户须向黑客支付约300美元比特币来赎回,P县法院工作系统为避免,在一天内关闭使用查控、失信人系统,数据化瘫痪状态时,如何仍能获取数据,服务于民众,这就是电子化时代公权力机构面临的共同问题。

(四)大数据操作员配置不到位

大数据与执行的结合对传统的执行体系是巨大的冲击,过去一执一书的人员配备无法适应大数据办案的要求,大量数据反馈仅靠个人无法在短时间内完成数据梳理,一些法院在尝试招录专业的数据录入和分析员,对被执行人财产结果汇总,将金额较多的账户进行圈住,提醒法官对账户进行跟踪查询。法院调解中在建立某某个人调解室,形成团队办案,这种形式也可以在执行中建立,成立某某法官执行工作室,培养执行团队办案,标明法官办案特点,擅长的案件,协同作战,分工明确,分工中可设一名数据分析员。

四、大数据如何助推执行工作的思考

(一)被执行人下落信息更加精准

随着立案登记制的确立,各级法院案件数猛增,C市主城区法院甚至有成几何倍数增长的,执行案件同步增长,由于法院当前案多人少矛盾突出,法院目前须承担大量送达诉讼、执行材料的工作,在诉讼中,原告无法提供或者提供不准确被告联系方式,造成大量案件通过公告送达,但进入执行后,通过查控系统中通过银行留下的电话,执行法官又能与被执行人能取得联系。因此,找寻被告或被执行人下落,让被告参与诉讼,履行其应有的答辩、质证的权利,是实现法院审判执行工作公平的关键,执行查控系统可在录入被执行人准确身份信息后,从以下三方面进行尝试:

第一,全国目前酒店入住,网吧上网,都会通过身份证留痕,执行查控系统可与公安部门对接,反馈酒店入住、网吧上网信息,有助于执行法官掌握被执行人信息。

第二,网购目前是实名制注册互联网银行和购物用户,借鉴浙江模式,与当前活跃的网购市场对接,获取网购后台知悉的购物人准确的收货地址,利用地址大数据进行邮寄送达。

第三,利用现有使用量飞速上升的线上交通工具交易平台后台获取的数据,如打车软件,共享单车,共享汽车,这些软件都采用了实名制登记注册,法院在获取信息时只须录入准确的被执行人身份信息,即可获得被执行人精确的交通讯息,利于执行法官获得被执行人下落。

第四,培养专业送达员队伍,从法院非在编人员中组建一支专业送达员队伍,制作送达员工作证,将送达员人员名单录入数据库,与银行、车管所、不动产中心对接共享,协助单位可网上识别送达员身份,减轻执行法官工作负担。

第五,尝试建立协助执行网路机制,CP县目前正尝试建立协助执行网络机制。基层协助执行网络机制,是指基层人民法院在基层(乡、镇)党委政府以及人民群众基层自治组织共同参与,为协助人民法院执行工作,在街道、村社区建立的协助执行网络,并形成联动机制,单打独斗执行转化成各方力量积极参与,协同作战,参与执行化解矛盾纠纷。该网络陪执系统目前已进入开发阶段,执行也逐步走向智能化。

(二)被执行人财产控制方式多元化

在经济飞速发展的今天,投资市场空前活跃,投资渠道纷繁复杂,财产种类多元化,过去人们进行实体投资,如房屋、汽车、黄金等,而现在增加了互联网交易、网络金融等途径,虚拟货币应运而生,现金可与相应虚拟货币进行转换,如Q币。虚拟货币也在互联网上可购买各种虚拟财产、虚拟服务,然而传统财产控制措施对虚拟财产无可奈何,被执行人规避财产方式越发多样化,给执行工作带来巨大挑战。对于如何利用大数据走出财产控制困境,笔者有以下两点建议:

第一,拓宽数据搜集渠道,增加信息共享平台。法院查控系统信息共享主要是公权力机构和银行,如不动产登记机关、公安部以及工商登记机关。以CP县法院使用的总对总系统为例,银行信息包括互联网银行阿里巴巴和京东,而微信钱包还未纳入,随着手机银行的普遍使用,互联网银行当前已实现与银行卡现金互转,转账金额比实体银行操作快速便捷,在笔者所承办的执行案件中,大部分申请人、被执行人双方给付时都愿意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互转,从几万到十几万不等,双方均为实名制注册用户,转账也有电子凭证、留痕,电子支付平台可以作为法院下一步查询被执行人财产信息的渠道。其次,当前热门理财产品多种多样,电子理财产品也逐步上线,法院目前对这些信息掌握较为薄弱,如网络金融企业,网络保险企业,银行理财产品,最高院已在广东等省试点对接证券系统查询信息。

第二,加强线上措施多元化。银行领域方面,大部分银行已开通网上冻结操作,部分开通续冻功能,但是仅有两家银行开通网上扣划功能,其他公权力机构仅反馈财产信息,未开通线上操作,控制处置仍须执行法官现场进行。房屋、机动车的查封下一步都可以从电子大数据方面尝试研发电子法律文书送达后即处置,无须执行法官到现场,电子流转即可,如此大大提升执行效率。

(三)被执行人惩罚措施更加严厉

通过数据管控健全老赖惩处机制,当前对被执行人采取的措施有纳入失信人名单、限制其高消费,乘坐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受限等。大数据时代对于个人信息的掌握更加清晰、精准,反过来,个人的衣食住行也同样受到电子数据越来越多的约束。某法院现已与电信公司合作,设置被执行人彩铃为您拨打的主机已被某法院发布为失信被执行人,率先对老赖通信进行限制,利用大数据增加被执行人限制措施是执行工作新趋势。除了彩铃,对被执行人还可以采取限制4G流量、网购、网上缴费、微信、支付宝支付等措施,让被执行人重视,意识到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行为会让自己处处受限,主动到法院履行义务。同时,针对标的额较小,被执行人明显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态度恶劣,浪费司法资源作冻结、扣划的被执行人,可以尝试延长惩罚期限。

(四)增强执行数据安全性

网络数据的安全性一直是互联网难题,有数据就有漏洞,黑客窃取攻击造成软件瘫痪的事件时有发生。最近愈演愈烈的电信诈骗案,甚至能让心理脆弱的大学生自杀,更为严重的是一些犯罪分子竟然胆敢假冒司法人员行骗。加强网络安全防护,防止信息泄露,成为公权力运行中亟待解决的问题。数字化办公时代,办案全程留痕,包括案件中的涉密信息。大数据一方面保证了办案流程的公开,起到对执行工作的监督作用,另一方面也存在着数据泄露或保存不当的风险。对此,笔者有两点建议:第一,加强硬件设施及技术保障。通过与电子技术公司合作,开发安全性能高的防毒杀毒软件,同时加大资金投入,建立法院电子办公专网专线,设立数据备份,防止系统故障造成的数据遗失。第二,加强人员管理和制度建设。通过定期开展培训,提高工作人员的电子办公操作能力,同时建立健全责任追究和倒查机制,明确数据遗失、泄露的责任承担。

                  (作者单位:四川省蒲江县人民法院)

来源:四川省蒲江县人民法院
责任编辑:研究室 林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