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案例研究
经营者将曾出售使用过的车辆作为新车出售给消费者,即使解除合同未实际交付车辆亦构成消费欺诈
许胜光诉四川港宏凯威行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
作者:侯文飞  发布时间:2018-07-05 14:31:50 打印 字号: | |

[示范点]

经营者将曾出售使用过的车辆作为新车出售给消费者,即使解除合同未实际交付车辆亦构成消费欺诈。

 

[案号]

一审:(2015)锦江民初字第3868

二审:(2015)川01民终字第92

 

[案情]

2015419日,许胜光与港宏凯威行汽车中心签订《四川港宏凯威行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销售合同》,约定许胜光向四川港宏凯威行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港宏凯威公司)定购XTS豪华型凯迪拉克汽车一辆,车辆价款为36元,预计交车时间为2015431日内。合同签订当日,许胜光向港宏凯威公司支付定金1元。2015426日,港宏凯威公司为许胜光定购的凯迪拉克轿车办理保险,保单显示该车车辆型号SGM7203EAA1,发动机号141135163,车辆识别代码LSGGH55L2ES089254,当日许胜光支付保险费9804元并支付汽车首付款20.8元。车辆交付前,许胜光通过查询发现,20141128日,港宏凯威公司为车主闫甲平办理汽车保险,保单显示该车为凯迪拉克轿车,车辆型号SGM7203EAA1,发动机号141135163,车辆识别代码LSGGH55L2ES089254,该车于20141212日取得辖区内临时号牌,有效期至20141219日。许胜光遂要求港宏凯威公司欺诈赔偿,双方发生争议。港宏凯威公司认可该车有过出单记录,但第一次的销售合同已经解除,该车没有实际交付和使用。许胜光与港宏凯威公司多名工作人员就纠纷多次协商,但未达成一致意见,也未完成车辆交付。2015515日,港宏凯威公司向许胜光邮寄送达《解除合约通知函》,决定解除双方于2015419日签署的《销售合同》。

 

[审判]

锦江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港宏凯威公司出售给许胜光的车辆与出售给闫甲平的车辆为同一车辆。且该车取得辖区内临时号牌的时间20141212日至许胜光购车时间已有四个多月,港宏凯威公司作为涉诉车辆出售方主张该车并未交付与使用应当提供证据予以证明,但港宏凯威公司未提交相应证据予以证明。进而认定涉诉车辆曾出售和使用的事实。但以港宏凯威公司已解除了双方签署的汽车销售合同,港宏凯威公司尚未将涉诉车辆实际交付许胜光,许胜光也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因涉诉车辆受到的损失,对许胜光主张的赔偿三倍购车款108万元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从而判决如下:一、港宏凯威公司于判决发生效力之日起十日内退还许胜光购车定金、购车款、保险费共计227 804元。二、驳回许胜光的其他诉讼请求。

许胜光不服提起上诉,主要上诉理由如下:1.港宏凯威公司故意欺诈行为,而原审判决仅仅使用“误导消费”的字眼带过。港宏凯威公司无权单方解除合同,即使合同已经解除,消费欺诈的事实也不会因为合同存续状态而改变。购车款利息、交通费、差旅费都是客观存在的损失2.《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规定的赔偿责任是惩罚性赔偿而非补偿性赔偿,该赔偿与被欺诈消费者的损失无任何关系。3.原审程序违法。许胜光曾向原审法院申请调取该车行驶的监控视频,原审法院既未调查取证,也为作任何释明。原审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期限超过三个月。

被上诉人港宏凯威公司答辩称,1.港宏凯威公司没有欺诈行为,许胜光提交的保单和上临时牌照的记录不能证明该车已经使用的事实,港宏凯威公司也没有实际交付车辆。2.根据《合同法》第九十二条之规定,港宏凯威公司有权解除合同,港宏凯威公司愿意承担违约责任。3.《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规定的虽然是定额赔偿,但赔偿基础是消费者受到的损失,许胜光并未举证证明其受到损失。4.适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规定的条件之一是经营者提供商品或服务有欺诈行为,港宏凯威公司没有提供商品。5.许胜光调取证据的申请,没有在举证期限内提出。因双方申请了庭外和解,所以并不存在超审理期限的问题。

市中院经审理认为,《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五十五条第一款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三倍;增加赔偿的金额不足五百元的,为五百元。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本案中,许胜光依据该条款,诉请港宏凯威公司赔偿三倍购车价款的主张能否成立,本院认为存在以下三个争议焦点:1.港宏凯威公司在向许胜光销售车辆过程中是否存在欺诈行为;2.港宏凯威公司在违约解除买卖合同的情况下,能否认定该公司向许胜光提供商品;3.许胜光主张的赔偿金额是否应以其损失为依据。

关于港宏凯威公司在向许胜光销售车辆过程中是否存在欺诈行为的问题。许胜光主张港宏凯威公司构成欺诈的主要理由为该公司销售的车辆曾出售及使用过。对此,本院认为,港宏凯威公司对涉案车辆曾出售过的事实予以自认,本院予以确认。关于该车辆是否使用过,双方当事人各执一词。本院认为,2015426日,港宏凯威公司为许胜光所购车辆办理保险,保单显示该车的车辆发动机号141135163,车辆识别代码LSGGH55L2ES089254,与港宏凯威出售给案外人闫甲平的车辆发动机号和车辆识别代码一致,故可以认定港宏凯威公司出售给许胜光的车辆与出售给闫甲平的车辆为同一车辆。港宏凯威行公司辩称该车曾购买过保险和上过临时牌照的证据不能证明该车使用过,闫甲平因按揭购车贷款未办理而解除合同,该车未上路行驶过。但在本院向港宏凯威公司释明应当对该主张承担举证责任后,港宏凯威公司仍未提交闫甲平办理按揭贷款被拒绝以及与闫甲平解除合同的证据,故本院对该抗辩主张不予支持。根据日常生活经验,涉案车辆有保险、临时牌照记录,可以推定涉案车辆被使用过,原审判决认定涉案车辆曾经使用过的事实并无不当。《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68条规定:“一方当事人故意告知对方虚假情况,或者故意隐瞒真实情况,诱使对方当事人作出错误意思表示的,可以认定为欺诈行为。”本案中,港宏凯威公司在向许胜光销售涉案车辆时,不仅故意隐瞒了该车曾经出售和使用过的真实情况,在《销售合同》中约定许胜光所购车辆为新车未曾使用过这一虚假情况,还多次口头告知许胜光涉案车辆是新车,足以影响许胜光是否购买该车辆。故本院认定港宏凯威公司在向许胜光销售车辆过程中存在欺诈行为。

关于港宏凯威公司在违约解除买卖合同的情况下,能否认定该公司向许胜光提供商品的问题。本院认为,经营者向消费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既包括提供商品或者服务已经完成的情形,也包括尚在提供商品或者接受服务过程中的情形。仅就提供商品而言,有特定物和不特定物之分,即特定之债和种类之债。港宏凯威公司与许胜光签订的《销售合同》尚未约定具体的车辆,系以不特定物之给付为标的,属于种类之债。种类物买卖中需要有将商品特定化的环节,本案中,港宏凯威公司为许胜光代办保险,由于办理保险需要明确车辆的发动机号和车辆识别代码,港宏凯威公司在代购保险时已经将许胜光所购买的车辆特定化。虽然港宏凯威公司违约解除合同致使涉案车辆未实际交付许胜光,但许胜光所购车辆已经特定化,故本院认定港宏凯威公司在向许胜光提供商品过程中。

关于许胜光主张的赔偿金额是否应以其损失为依据的问题。本院认为,许胜光未提交其存在损失的相关证据,但许胜光因港宏凯威公司的欺诈行为遭受资金利息、交通费、误工费等损失系客观事实。并且,《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第一款并未规定以消费者所遭受的损失为赔偿金额的计算依据,而是以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为赔偿金额的计算依据。本案中,《销售合同》约定的商品价款为36万元,许胜光已经实际支付21.8元,但许胜光未支付全部价款系港宏凯威公司违约解除合同所致,应当以合同约定价款36万元的三倍计算赔偿金额。原审判决以许胜光未提交证据证明因涉诉车辆受到的损失为由驳回许胜光赔偿三倍购车款的请求不当,应予纠正。

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错误,应予纠正。判决如下:一、维持成都市锦江区人民法院(2015)锦江民初字第3868号民事判决第一项,即“四川港宏凯威行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效力之日起十日内退还许胜光购车定金、购车款、保险费共计227 804”。二、撤销成都市锦江区人民法院(2015)锦江民初字第3868号民事判决第二项,即“驳回许胜光的其他诉讼请求”。三、四川港宏凯威行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赔偿许胜光三倍购车款共计108万元。

 

[论证]

经营者向消费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既包括提供商品或者服务已经完成的情形,也包括尚在提供商品或者接受服务过程中的情形。经营者违约解除合同致使车辆未交付,但其为消费者代办保险时明确了车辆识别代码和发动机号,买卖的车辆已经特定化,属于向消费者提供商品过程中的情形。经营者向消费者出售的车辆与出售给案外人的车辆发动机号和车辆识别代码一致,应当认定为同一车辆。在《购销合同》明确买卖车辆为新车未曾使用过的情形,经营者不仅故意隐瞒了车辆曾经出售和使用过的真实情况,还多次口头告知消费者涉案车辆是新车的虚假情况,足以影响消费者作出是否购买的意思表示,经营者的行为应当认定为消费欺诈。汽车也属于消费品,汽车消费欺诈应当按照《中国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加倍赔偿,在出现消费欺诈赔偿争议后,销售经营者违约解除合同,未将车辆实际交付消费者,消费者也只支付了部分价款的情况下,仍然可以认定消费欺诈成立。

关于经营者向消费者提供商品的认定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第一款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三倍;增加赔偿的金额不足五百元的,为五百元。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经营者向消费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既包括提供商品或者服务已经完成的情形,也包括尚在提供商品或者接受服务过程中的情形。就提供商品而言,有特定物和不特定物之分,即特定之债和种类之债。港宏凯威公司与许胜光签订的《销售合同》尚未约定具体的车辆,系以不特定物之给付为标的,属于种类之债。种类物买卖中需要有将商品特定化的环节,根据商品的不同特性,动产一般在交付时才将商品特定化,而对不动产和车辆等特殊动产,交付与商品特定化往往并不同步,不动产和车辆特定化的时间有时会早于交付的时间。本案中,港宏凯威公司为许胜光代办保险,由于办理保险需要明确车辆发动机号和车辆识别代码,车辆发动机号和车辆识别代码具有唯一性,因此港宏凯威公司在购买保险时已经将许胜光所购买的车辆特定化。港宏凯威公司违约解除合同致使涉案车辆未实际交付许胜光,但车辆已经特定化,属于经营者向消费者提供商品过程中的情形。

二、关于消费欺诈的认定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八条第一款规定:“消费者享有知悉其购买、使用的商品或者接受的服务的真实情况的权利。”消费欺诈是对消费者知情权的侵犯,经营者通过向消费者隐瞒真实情况或者故意告知消费者虚假情况,诱导消费者购买商品或者接受服务,进而侵害消费者自主选择商品或者服务的权利。关于欺诈的认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六十八条规定:“一方当事人故意告知对方虚假情况,或者故意隐瞒真实情况,诱使对方当事人作出错误意思表示的,可以认定为欺诈行为。”消费欺诈构成有三个要件,一是经营者有欺诈的故意;二是经营者有欺诈行为;三是消费者因错误认识而做出购买商品或接受服务的意思表示。本案中,港宏凯威公司的欺诈故意和行为较为明显。港宏凯威公司与许胜光签订的《购销合同》明确约定许胜光所购车辆为新车未曾使用过。港宏凯威公司对涉案车辆曾经出售过的事实予以认可,但以上一个消费者闫甲平因按揭贷款未办理而解除合同以及许胜光没有证据证明涉案车辆使用过为由提出抗辩。根据车辆发动机号与识别代码同一的证据可以认定港宏凯威公司出售给许胜光的车辆与出售给闫甲平的车辆为同一车辆,港宏凯威行公司虽然辩称闫甲平因按揭贷款未办理成而解除合同,该车没有上路行驶过,但在合议庭明确释明应承担举证责任后仍未提交办理按揭贷款被拒绝以及与闫甲平解除合同的证据,其抗辩理由不能成立。从车辆有过保险记录、临时牌照记录,可以推定案涉车辆曾被使用过。因此,港宏凯威公司既隐瞒了该车曾经出售和使用过的事实,又多次口头告知许胜光涉案车辆是新车。港宏凯威公司称销售人员不清楚该车曾被销售过的事实,没有欺诈故意,但是港宏凯威公司作为一个法人企业,在该车被销售、使用过的情况下,又将该车作为新车销售,明显有欺诈的故意,销售人员是否知道,都不影响欺诈故意的认定《购销合同》中明确约定许胜光所购车辆为新车未曾使用过,许胜光在购买过程中亦反复强调不要展车、事故车,足以说明许胜光对所购车辆有特殊要求,即购买未曾使用过的新车。即使许胜光没有明确表示特殊要求,从一般消费者的标准看,新车或者使用过的二手车对消费有重大影响,足以影响消费者是否购买。因此,从本案的情况看,港宏凯威公司的行为已经足以使消费者许胜光因错误认识而作出意思表示,应当认定港宏凯威公司在向许胜光销售车辆过程中存在欺诈行为。

三、关于三倍赔偿的依据和计算基准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第一款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三倍;增加赔偿的金额不足五百元的,为五百元。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 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第1款的规定中,消费者的损失仅是概括性表述,如本案中许胜光所遭受的资金利息、交通费等损失,赔偿并不以消费者实际遭受损失为前提,而是以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为计算赔偿金额的依据。因此,消费欺诈赔偿不是对消费者实际损失的赔偿,而是一种定额化的惩罚性赔偿。

许胜光因港宏凯威公司违约解除只支付了部分价款,但还是应当以商品总价款作为计算三倍赔偿的基准。首先,从文义解释看,《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第一款规定的是“商品的价款”,并未规定支付的价款。其次,从社会学解释看,如果合同继续履行,消费者许胜光将支付全部价款。本案是港宏凯威公司违约解除合同,如果以实际支付的金额作为赔偿依据,会导致违约得利的不公平结果。

责任编辑:研究室

友情链接